狂言君|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绿衫前景

狂言君|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绿衫前景
2019年06月19日 18:30 极速快3—极速快三
安吉 安吉

  莫雷仍在拼命挣扎,近来放出的吉米传闻虽令人有些无语,但足以体现出火箭满满的求生欲。而作为莫雷的授业恩师,丹尼-安吉近来的日子极不好过,先是欧弟跑路几成定局,紧跟着霍福德跳出合同。而正当凯尔特人球迷欢天喜地,大赞“霍福德忠义无双,不愧身披绿皮,流淌绿血”时,一道晴天霹雳兜头而来————

  霍福德与凯尔特人谈崩,将前往自由球员市场另谋下家,并自信满满地表示,可以签下4年1亿的合同。

  至于为啥谈崩的缘由,无非这一种:钱没给到位。

  大凡职业球员跑江湖,莫谈感情,谈感情伤钱。人家出来捞世界一图财,二图名。既然凯尔特人来年无力冲冠,那么自然得在美元方面补偿点。奈何安吉锱铢必较,总把霍福德当成来自东北的活雷锋,结局肯定只能是一拍两散。

  好了,对于波士顿拥趸而言,下赛季除了看不到球盲鉴定器外,连球盲鉴定器那漂亮的媳妇也看不到了,损失加倍。

  在商言商角度,不给霍福德长合同是对的。球盲鉴定器三十有三,这可不再是嫩的能捏出水的年纪了。索要4年1亿,讲道理胃口也确实大了点。不过很多时候,谈判其实就是讨价还价的过程,你漫天要价,他坐地还钱,并最终各让一步,达成妥协。4年1亿无法无法接受,4年8400万,或3年7500万呢?

  所以在宣布跳出合同后不久便宣布与球队谈崩,另寻下家,无论如何都是骚到不能再骚的操作。跳出合同的兰德尔不会这么操作,同样跳出合同的巴恩斯同样不会这么操作。哪怕与其他球队暗通款曲,表面和谐总还是要维持的。因此之于看客而言,霍福德的这一手无论如何只能这样来解释:

  “安总啊安总,您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一心为凯流淌绿血小弟确实佩服,但小弟真的没法信任您,所以不能和您继续心平气和的交流下去,只好收拾包裹远走高飞,拜拜了您嘞。”

  为啥安吉难以被信任?原因不难解释。当初安吉做事太狠,下手太绝。先给阿伦来个釜底抽薪,再给真理KG来个连根拔起,最后以一击KO小托马斯为终结。史称《铁血三部曲》,一部比一部更铁血无情。想送走阿伦倒也罢了,毕竟志在冲冠能理解;送走真理KG遭绿衫名宿一致谴责,但看在比利-金八嘎到如此天真的份上口嗨完也便忍了;而一击KO小托马斯,无论如何都是触碰下限了,妹妹去世忍痛上阵,臀部拉伤坚持比赛,休赛期两开花边线下搓揉屁股边线上招募海公,一回头,居然得知自己被卖了。这……

  铁血一回两回,别人还能以为“安总所作所为,皆为球队,不惜身负骂名。”可一旦铁血次数太多,难免就会被人议论操行与人品。怪浓眉阵营对凯尔特人如此抵触,先是眉爹放出“我儿不为凯尔特人打球,只是不想步小托马斯后尘”,紧跟着浓眉里奇-保罗威胁安吉“如果硬想要,那么就做好浓眉罢赛的准备”。浓眉想去洛城固然是事实,但对加盟凯尔特人如此反感,也是独此一份。没辙,谁让安吉做事做的这么绝呢?

  这一幕,很类似于三国里的司马昭弑君。司马昭就是安吉,小托马斯就是成济。才同陈思,武类太祖的曹髦拔剑登辇,欲讨伐司马昭时,被成济众目睽睽下一戈刺死。按说成济立下大功,理应厚待,却偏偏被司马昭卖了个干净,最终冚家产,夷三族。堪比小托马斯从运钞车沦为底薪,要多埋汰有多埋汰。

  至于司马昭,同样好不到哪儿去。光天化日之下弑君实在太过令人发指,由此名声狼藉,篡魏进程唯有暂停。如你所见,你自认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,日后也许会有更大的麻烦。一如司马昭所作所为,便令名不正言不顺西晋国祚极短,即便永嘉南渡,仍令子孙后代蒙羞;又如安吉所作所为,便让绿衫军从一支底蕴十足的超级豪门,变成翻脸不认人的负面典范。

  哪怕用脚指头想想,都能意识到肯定会有经纪人恐吓自家客户:“听说你小子儿凯梦?没听说过伊塞亚的结局?”不信且看今夏,又有哪路大牌敢来呢?

  霍福德与欧弟双双跑路后,凯尔特人理论上能凑出顶薪。可惜事到如今,哪怕再铁杆的凯尔特人拥趸,都不再对安吉今夏操作心存侥幸。毕竟今夏拥有薪金空间的球队一大把,毕竟今夏可供选择的下家这么多,凭啥非要加盟一支总经理前科累累的球队呢?

  于是之于凯尔特人而言,他们极有可能会在今年10月起,成为一支由塔图姆与杰伦-布朗领军的球队,未必会就此崩盘,但年轻人挑大梁的球队,战绩大概率起伏不定。而更糟糕的是,假设经历两三个赛季的蹉跎,待到这波新秀红利统统吃光后,凯尔特人又将陷入新一轮的尴尬。毕竟当年把比利-金这八嘎骗的团团转,不就为着眼未来,让绿衫军重现当年的荣光吗?而如今,两进东决便戛然而止,能称得上是成功吗?

  生意之外,总得讲点儿感情;凡事太尽,缘分势必早尽。并非要让每一位总经理苦心钻研宋襄公仁义法则,但该厚道时还得厚道点儿。一来人心肉长,二来大老黑们也不是个个都像丹皮尔那般脑子里塞满肌肉。正所谓你埋下怎样的种子,就会结出怎样的果实。世间之事,概莫例外。

  站在凯尔特人拥趸立场,大可以边痛斥欧弟这厮天生不是领袖材料走了也罢,边感叹霍福德胃口忒大,唯有好聚好散。可若是站在欧弟与霍福德的立场,想必他俩会异口同声,将《无间道》里的那句台词,照本宣科复读一遍。

  “以前我没得选。”

  “现在我想离开凯尔特人。”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